• <div id="aq06d"></div><div id="aq06d"><s id="aq06d"></s></div>
    <dl id="aq06d"></dl>
    <dl id="aq06d"></dl>
    <dl id="aq06d"><menu id="aq06d"></menu></dl>
  • <li id="aq06d"><s id="aq06d"></s></li>
  • <div id="aq06d"></div>
  • <dl id="aq06d"><ins id="aq06d"><thead id="aq06d"></thead></ins></dl>
    <sup id="aq06d"></sup>

    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圣踪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圣踪 > 第八十一章 大鹏起

    第八十一章 大鹏起

    作者沈四宝
        白衣人并不只是以神念传声就在他声音响起之际陆正的神念也已被他牵引至于六龙佩之中双方神念皆入玉佩那是可随神念化转的天地依旧是如之前一样的茫茫只是少了原本在天空之中游走的六条金龙它们已经尽数被陆正炼化了

        神念相引睹面相对白衣人已不再是当初背对之身而就是以当初圣宗面目与陆正相见当他急切地说完这一切利害之后却见陆正始终冷静以对看起来是丝毫没有被他说动白衣人一皱眉叹了口气道还是为了风?#31456;w?#33509;你真是为了她?#33579;?#23601;应该让她继续在这天地之间活下去现在众生劫难你却还是只顾?#20843;?#19968;人天地都将反复届时天地之间连个立足之地都没有你真的愿意这样吗陆正

        白衣人说到最后已是十分激动脸上的慈悲不忍足以让见者无?#27426;?#23481;但奇怪的是陆正好似铁了心肠一般还是没有任何表?#23613;?#21035;说开口答应就连一句其他的话都没说白衣人察觉有异看着陆正道陆正你这是什么意思倒是说句话啊就算你实在不愿意那你就直接告诉我让我死了这个心思全当是天地不仁一切生灵当灭于此劫吧

        你是谁陆正终于开口了却是最离奇的一问

        白衣人一愣不知道陆正为什么问出这个问题陆正见状便又再问了一遍你到底是谁

        白衣人道我是圣宗的一道残念这一点我不是已经告诉你

        白衣人才说了一半陆正突然打断道师父也许这是我最后叫您一声师父了您告诉我说您是圣宗残念之身?#28216;?#21548;说到刚才为止因为心中敬您为师我都是一直深信不疑的但是现在我却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我不再相信了

        白衣人既吃惊又不解道这么要紧的时候你怎么会突然胡?#19968;?#30097;起这个事情来难道?#38405;?#30340;修为还不知道如果我不是圣宗的残念如?#25991;?#22815;催动你的命镜更不要说带着你回看三千年前发生在圣宗身上的事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还想不清楚吗

        陆正没有理会白衣人的解释移动目光盯住了白衣人道师父现在我只想您回答我一个问题您为什么要避开丹穴山的妖物

        什么白衣人似完全?#24187;?#30333;陆正的意思

        陆正道命镜之中所见圣宗是妖物出身是丹穴山的麒麟一脉也是当初留下火灵神树给赤焰豹一族的人所以说对圣宗而言丹穴山是绝对可以值得信赖的但是作为圣宗残念之身的师父你为什么一直避开丹穴山一脉呢

        白衣人道我什么时候避开丹穴山的妖物了陆正现在可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虽然我们在一念之间交流但也维持不料多?#33579;?#22320;妖可是马上就要出来了你得赶紧要做出决断了

        我记得很早之前您说要隐藏我的气运避开修行人不要与妖物做过多的接触指引我行于蛮荒偶遇了赤焰豹一族那时我就感觉到了赤焰豹一族对我有一种特别的恭敬当时我不清楚现在想来应该是他们早就发觉我极有可能就是圣宗转世之身了所以赤灵大哥一直对我如异常恭顺后来我入七情劫您不得不找上赤灵帮忙但是却一直对他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后来对待开阳等也是一样其实?#38405;?#30340;身份和要做的事依照常理丹穴山的妖物该是您第一个要找上的但是您却恰恰没有这是为什么呢陆正没有理会白衣人的焦急缓缓说道

        白衣人立即解释道圣宗转世牵扯太大断慈山的妖物岂能?#27426;?#19978;丹穴山我是为了提防过早暴露你所以才这样做的

        陆正却呵呵一笑道真的是这样吗您当时真的是怎么想的吗语气之中显然满是不信

        白衣人被他笑得一愣一时不知如何辩解他这?#20843;?#26469;合情?#20384;?#20294;事实上在当时他根本就没有这样思量过何况以他的手段和开阳的能为要瞒过断慈山的耳目实在是太过容易了以此为理由实在不足取信

        陆正也不继续逼问而是道我的修行已至知天境界再往前一步应该是迈入脱天境界但是这一步该怎么迈出去我却有别样的想法了师父您应?#27809;?#35760;得御龙诀吧这是圣宗留下的法诀那您知不知道在御龙诀最后一层境界的亢龙诀圣宗讲了什么

        白衣人道亢龙诀?#31354;?#20010;我并不清楚你提起它做什么

        陆正点点头道?#20843;?#26377;的修行法诀您知道那么多没想到圣宗所创的御龙诀您却并不尽数了解可惜了如果您早些知道御龙诀的内容只怕早就醒悟了

        白衣人愕然道醒悟什么

        陆正正要说话身心忽起震动心知外界有变只得微微一叹道来不及了我就直接跟您说了吧您到底是谁我不清楚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您确然不是圣宗的残念之身

        说罢之后不等白衣人有何等震惊反应陆正当即收摄神念离开玉佩天地这一念回转双目看去便见周遭景象已是大不同被蚩尤劈开的虚空之中地妖烛九阴白色身影已经来至裂缝之前眼看只差一个转身就能走出裂缝天地双妖就要再次出现在天地之间了

        渊师兄看我们的了

        危急之际荒未央忽然大喝一声手中银丝拂尘一挥居然是直接抛向了渊无咎同时他身形从开阳等三妖之间冲天而起手中碧玉龙簪化为青龙环绕在他周身一起破云而去再看银丝拂尘落在了渊无咎的手中他一把将之握在手中便高高举起向前方虚空横扫一记顿时一道如长江大河一般的银光凭空而生横亘虚空宛如一座银桥就在银桥出现的刹?#29301;?#24050;经到升空达最高之处的青龙发出九霄之吟倒转而下直扑银桥而来居然形成了碧玉龙簪和银丝拂尘道门两大传世神器互击之势

        无数惊呼之中青龙扑中银桥两者顿时炸开铺天盖地的银色光芒倾泻而出却偏偏一?#24867;?#19981;晃眼银辉之中却见道海三山之景晃动原来两大神器相击却是荒未央和渊无咎施法移转了道海

        道海铺陈显?#20013;?#31354;立即有一声古怪的鸣叫从道海之中响起成百上千的触须从道海之中刺破水面而出掀起的无数遮天盖日的水柱浪花又在刹那之间尽数缩回水中

        不管是修行人还是妖物见此一?#27426;?#26159;大为赞叹这是道海之中盛名已久的混沌之妖太古之鲲

        陆正引动佛山小鲲要化形了

        荒未央的大喝不知从哪儿响了起来陆正一听太古之鲲要化?#21361;?#36825;是怎么回事还没?#20154;?#21453;应过来便听见无数闷雷似的炸响从道海之中爆发出来不再是触须居然是一只带羽的垂天之翼从道海之中抢?#32469;扑?#32780;出激荡起三千里溅玉流珠

        道海水下的妖物只有太古之鲲但鲲鱼怎么会带羽怎么会是如此之大的一只翅膀长短不知多少里陆正与众同惊尚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忽然一股天地之力罩顶而来

        这股力量与他熟悉的天地之力大不相同且带着难言的玄异古怪陆正体内天命花中蕴含的天地之力登时受到激引全力与之抗衡起来想要再催佛山法阵已是不能又无法出声陆正凛然之际回头一看正看见地妖烛九阴将身一转登时带动他仿佛天地倒转这股异常的天地之力正是来自她和蚩尤

        两大天地之力冲撞之下陆正登觉形神一空万物无声远去自己竟被冲到了万物之外一切都在刹那之间从他眼前幻灭在他最后一眼所见是从道海之中冲出了一只大得不可思议的鸟儿展开之翼相距不知有多少里更奇者在他宽阔的后背之上佛山不知何时已带着所有的佛门中人和修行人再度纵身虚空瞬间落足在这鸟儿背上在佛山之前引动天镜的赫然就是渊无咎

        陆正看得无比清楚偌大一座佛山在这鸟背上所占据的只不及万一之地而就在佛山落足的刹?#29301;?#36825;鸟儿登时大叫一声从口中吐出一物丢弃然后便震动双翅乘云气驭风雷抟扶摇而上青天极速飞天而去速度之快所有的妖物都几乎还没?#35874;?#36807;神来鸟儿已经没有了踪影

        天地之间竟有这等鸟儿陆正看见这一幕之后却见荒未央和三十二相各自伸出一手冲自己抓过来荒未央的手甚至触到了他的眉毛但是两人不免还是抓了个空随后陆正便看见荒未央和三十二相的脸?#19979;?#20986;的震惊无比之色他正不解眼前便是一黑天空幻变出一个巨大的漩涡内中?#20102;?#37329;色和黑色两种雷电渐渐地从大变小最终消弭于无最后终于一切都看不见了

        再睁眼时陆正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在另一处陌生之地看起来应该是在一片山谷之中前方似乎有什么声音传来他赶紧瞬移过去发现自己所往乃是此地地气环绕灵枢中央汇聚之地当他接近灵枢最中心之际?#23545;?#20415;看见前面有一块一丈见方的半黑半白的石头正坐落地气中央之所而石头上居然还站了身穿一黑一白衣服的两个人恰好也各自站在石头黑白之分上

        陆正定睛一看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这两人面目竟是一模一样五官赫然就是圣宗只不过这会儿他们都是闭着眼睛的怎么还有两个圣宗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陆正心中大讶顾盼四周不知自己到了什么地方正要接近想搞清楚眼前到底所见为何突然石上的两人猛地都睁开了眼睛对望了一眼眼中神色各自不同

        那穿黑衣的圣宗先冷冷道这就是你说的转世究竟是真还是假

        那穿白衣的圣宗道可以是真也可以是假刚才你我一念之间所见的一切都可以是真只要你我随天地之力转化而去那一切就会照我们刚才所见而发生但如果前辈您拒绝那一切自然就不会发生咱们今日之缔命便不成

        那黑衣服的哼得一声道你是故意让我看见这些未来的变化?#30701;?#20043;后的事情难道就不怕本座反悔吗你以为转世之后本座真的相信会要和你一起去人间做两个乞丐

        陆正听他口称本座心中一动莫非这是蚩尤但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莫非自己又入幻境了吗正思索之际那黑衣服的说完却忽然转头冲他瞪了一眼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陆正刚要询问那剩下的白衣服的圣宗呵呵一笑然后冲着自己道你?#30097;?#31561;一会儿说着飞快地一摊自己的?#20013;模?#25484;心之中刹那之间竟生六条金龙呼啸游走白衣圣宗口中一?#24120;?#21943;出一口青气顿时将六条金龙包裹进去?#27426;?#26102;烟雾散尽之后赫然成?#22235;?#22359;六龙玉佩

        做完这一切白医圣宗便将玉佩从手中弹射入空陆正见此一幕心里不由一毛莫非这是三千年前之景但刚才他?#32622;?#23601;跟我打招呼难道自己回到了三千年前要不就是自己入幻太厉害了

        再看那六龙佩飞出之后就要消失在虚空之中突然一颗黑色珠子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从中喷出一道黑光直接注入了六龙佩之中然后又和六龙佩一起消失在了虚空不见

        白衣圣宗这才道看见了吧那就是六识珠是蚩尤前辈凝练而成刚才喷出的那道黑光是他盗了我的一缕神气?#38590;?#27492;珠之中以他之六识养出神念然后才注入了六龙佩中你现在明白六龙佩之中那道残念怎么来的了吧那不是我的残念而是蚩尤的一道残念虽然蕴化在六识珠但却是我的神气到时候这道神念会自认为谁只怕连我也不知道

        陆正当即恍然大悟也就是说从后事来看那道心念还?#38706;?#19981;知其实自己应该是蚩尤的一道神你那但看着眼前的穿着白衣的圣宗却更为困惑直接就问道我这是在哪儿

        ?#21069;?#34915;圣宗道巫山灵地三千多年前你刚才看见跟?#39029;?#24471;一样的就是蚩尤前辈他刚刚不是消失了而是真的入天地?#21482;?#20043;中了我也要赶紧去?#30701;?#25165;是否则三千年后可没有你

        三千年前你是说?#20381;?#21040;三千年前吗?#31354;?#26159;你们刚刚开始打赌的时候陆正惊呼道这究竟发生了什么?#20197;?#20040;能够看见你

        玄黄道此一时彼一时一时相通罢了天地之间玄妙众多也没什么稀奇你可以认为自己是偶然误打误撞来到了也可以说这就是天意的?#25165;ţ?#19981;过你留在这里的时间?#27426;?#20102;没一会儿就要回去你有什么想问的就尽管问吧

        陆正啊的叫了一声不?#20197;?#28010;费时间当即镇定心念想清楚自己最重要?#23454;?#38382;题他首?#20219;?#36947;刚才蚩尤离去之前你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真的什么假的

        玄黄微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我让蚩尤看了看?#30701;?#20043;后会发生哪些事刚好看到道海的鲲鱼化为鹏带着佛山众修行人往日月庐而去脱离了妖物的包围你就被天地之力送来了蚩尤前辈一见你就直接?#30701;?#21435;了

        什么玄黄和蚩尤在转世之前居然先看了自己转世之后会经历的事陆正被这番话震惊得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玄黄伸手在他眼前一?#21361;?#36947;机?#30340;Ӗ茫?#20320;这时候发什么楞快想清楚还要问什么吧

        要问什么陆正要问的可太多了首先就是各种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还有自己无端来到三千年前将会何去何从再者比如按他自己现在所处就是三千年后蚩尤到底会不会毁灭天地呢如?#35828;?#31561;但陆正转念又想这些问题之中还是之后蚩?#28982;?#22825;灭地之事比?#29616;?#35201;于是便向玄黄问了

        哪知玄黄却笑了见陆正?#38706;?#20415;道蚩?#28982;?#19981;会毁天灭地这件事最应该问的不是你自己吗否则我在做什么三千年后你又在做什么

        陆正似有所领悟沉吟了一阵问道有一件事妖物解脱之路你已经找到了就是御龙诀的修行最后所谓的亢龙诀正是你在佛祖和道祖之外求证的妖物解脱之路对吗

        陆正问到此玄黄才收起了笑容道我和你之间说话就是一番玄妙啊其实真正的解脱何必一定要在天地之外别创天地呢其实在我看来妖物也?#33579;?#20035;至修行人也?#33579;?#24182;不需要解脱也没有什么身或者心需要解脱身是天地之化心是天地之道天地长生因而一切生灵本就是长生的

        陆正不解道难怪亢龙诀中所教只是一句话不是脱天而去而是重返天地但这么一来岂不是说不必修行了吗

        玄黄奇怪地看了一眼陆正道?#38405;?#30340;境界怎么会问出这么肤浅问题

        是我问错了其实也不该问了陆正立即察觉自己错处赶紧又重新道身心道命天修行诸劫都是步步?#20498;?#20351;不离于己明天地与我无别妖物也?#33579;?#20462;行人也?#33579;?#26377;神通也好无神通也?#33579;?#21482;是行之差别或合乎天地之道或悖乱天地之道合乎天地即合己悖乱天地即悖己我现在终于明白了难怪你会种下篱笆让神通不入人间那么接下来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拆了篱?#21097;?#21066;去人间神通让人间再无神通

        玄黄笑了笑伸手一指陆正道你说错了拆篱?#21097;?#21066;去人间神通的不是我而是你

        陆正心中一苦掰着手指?#29301;?#35201;拆了篱?#21097;?#39318;先就要对付蚩尤还有他手下的那些妖物这还不止佛门也好道门也?#33579;?#36824;有修行界形形色色那么多修行人都已经习惯了倚仗神通妖物好禁修行人却难止哪一件都是要命的事哪一件也不是一时可成事你真的觉得我做得到吗

        问话无应陆正一抬头却见眼前石上空空玄黄已经不知所往随即清风忽动一道白色的身影落下站在石上陆正抬头一看眼前不是别人正是地妖烛九阴他正想问烛九阴一句玄黄是不是已转世而去耳边就响起了玄黄的声音既然不是一时可成那就慢慢去做吧天地既无尽头要走的路自然也没有尽头

        玄黄话音?#31456;?#38470;正见眼前的烛九阴身形如水波一样晃动模糊了起来一阵天旋地转袭来天地之力再至他又觉得自己的形神被移送到?#22235;?#22788;等到身心一定他睁开眼睛只见自己所在正是刚才和蚩尤僵持之处但四周已经不见任何修行人和妖物唯见四处山川狼藉一片乃是妖物经过留下的痕迹

        日月庐他们都去了日月庐陆正回过神来正要往日月庐赶去身子才一动形神变化骤起身心如天地而双目如日月天地之间一?#22411;?#29289;景象刹那之间都入于心中纤毫毕现历历?#32622;?#20182;看见了每一处山川河流草木以及每一颗?#27973;?#21644;每一个生灵

        忽然他看见了日月庐日月庐的废墟已经炸开在篱?#26102;?#19978;无数的修行人和无数的妖物对峙在一起修行人之中为首的自然是是荒未央和三十二相在他们身后站着的是佛门和道门以及其他门派的修士妖物之首则是天地双妖在他们背后则是混沌之妖好像比之前又多了几个再有就是各色妖物但在妖物的左侧竟然还站着一些修行人看样子都是投降妖物的修行人

        双方隔开百丈之距相持中间的平地上则是有两具尸身倒落在那里当陆正的?#30446;?#28165;楚这两具尸身的时候两个名?#33267;?#21363;浮现在?#22235;?#28023;之中那是乐先生和老师他们怎么会陆正剧痛袭心瞬间从半空摔落

        但是他没有跌落?#26223;?#22312;触地之前一寸被一股力量托住让他缓缓地落在地上陆正挣扎起来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小车小车上有一个带着面具的人是大夏龙图难怪刚才没看见他在日月庐原来他来了这里当双方四目相对互相看见了彼此之后陆正听见大夏龙图说了一句?#30333;?#21543;我等你很久了

        原来你是陆正说了一半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的身形已经消失在原地和大夏龙图一起化光?#19978;?#22825;空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他们用了极为高明挪移虚空的法术因为他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赶往日月庐那里有十分重要的事在等着他?#29301;?br />
        其实在看见日月庐之前陆正还看见了其他的场景比如他看见在道海清都山上心儿安然地躺在竹林的屋舍之中安静的睡在那里?#21364;?#30528;她的小哥哥去将她?#21483;x?#20182;也看见了在修行界和蛮荒的交接处一个山头之上有一个同样面孔的女子痴痴地向着某个方向眺望她已经不知道站在那里多久了好像已经站了很多天

        终于她突?#27426;?#20102;举起了自己的右?#21482;?#20026;原形那是一只狐爪爪子尖锐锋利忽然她不知为什么举起爪子地在自己的脸上一划爪子缓缓从左额到右脸抹过划出了数道?#19997;ڣ?#40092;血喷涌而出覆盖了她整张脸但她一动也没有动也没有处理?#19997;ڣ?#20219;?#19978;?#34880;在脸上凝结她只是举起了左手她的左手里有一对?#29301;?#37027;是一对通天彻地犀的?#29301;?#20256;闻只要两人各执其一不管相隔多远都能知道对方之心

        她凝视着手中的这?#38405;?#24471;一见的宝物口中喃喃道哪怕是通天彻地我也得不到你的心现在我已经跟她不同了再不是她的面容了你又看见了吗

        一阵风来将这几句话?#30634;?#22235;周四周传来一些虫鸣鸟叫她侧耳凝神听了一会儿这些声音然后猛地一转身消失在了蛮荒之中

        全书完(未完待续)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
    ٷͧվ
  • <div id="aq06d"></div><div id="aq06d"><s id="aq06d"></s></div>
    <dl id="aq06d"></dl>
    <dl id="aq06d"></dl>
    <dl id="aq06d"><menu id="aq06d"></menu></dl>
  • <li id="aq06d"><s id="aq06d"></s></li>
  • <div id="aq06d"></div>
  • <dl id="aq06d"><ins id="aq06d"><thead id="aq06d"></thead></ins></dl>
    <sup id="aq06d"></sup>
  • <div id="aq06d"></div><div id="aq06d"><s id="aq06d"></s></div>
    <dl id="aq06d"></dl>
    <dl id="aq06d"></dl>
    <dl id="aq06d"><menu id="aq06d"></menu></dl>
  • <li id="aq06d"><s id="aq06d"></s></li>
  • <div id="aq06d"></div>
  • <dl id="aq06d"><ins id="aq06d"><thead id="aq06d"></thead></ins></dl>
    <sup id="aq06d"></sup>